VICE 简报 | 哈萨克斯坦总统沉迷美图,但别国不给他P图

广西旅游新闻 / 来源:BIE别的 发布日期:2021-04-03 13:39:55 热度:10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VICE 简报 | 哈萨克斯坦总统沉迷美图,但别国不给他P图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lygldq.com/13276-1.html
相关话题:哈萨克斯坦总统
#哈萨克斯坦总统# VICE 简报 | 哈萨克斯坦总统沉迷美图,但别国不给他P图



Reddit 是一所人类奇特行为样本的赛博博物馆,性癖自然包含在内。在 R 站的子版块中,r / bizarresex 是一部性行为怪奇物语;r / blueberry 聚集着一群对蓝莓不仅有食欲的怪人;r / SideBoob 是互联网上所有旁乳斜出的色图集锦。这些怪异性癖数不胜数,藏匿在互联网的边边角角,但一名量子物理学博士,名曰 Piotr Migdal,不仅扬言要找齐所有性癖,还要将他们分门别类地归档,而这一切,全靠机器学习(machine learning)完成。
Migdal 收集了 Reddit 上所有的黄图,机器学习则将这庞大的数据库具象化为一个树状图模型,名为 “生命之树”。该树最粗的几个枝干包括 “身体部位”、“年龄” 等,并由此细分出更具体的枝丫,用以表现不同性癖之间的衍生关系。例如,“身体部位” 分为 “上半身” 和 “下半身”,再分解出 “屁股”、“迪克”、“腿”、“脚” 等,最终,他们终结于某个具体的 Reddit 性癖社群,比如 “最爱粉红内衣女孩”( r/girlsinpinkundies)或者 “情迷啤酒冲澡”(r/showerbeergonewild)什么的。
“生命树” 上性癖多
Piotr Migdal 说,虽然机器学习已将1505种性癖归档,但结果也并非完美。据他所知,树状图中就遗漏了任何和 恋屁 有关的性癖。但目睹如此浩繁的性癖大全,我们也足够领略到人类性倾向的多样、复杂和微妙。更美妙的是,如果能用界门纲目科属种的生物学思维发掘自己的性癖所在,似乎真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哈萨克斯坦总统大选将在下月召开,临时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?克米列维奇?托卡耶夫(Qasym-Zhomart Tokayev)在关键时刻,终于找到了助他一臂之力的竞选利器 —— 美图秀秀。托卡耶夫悉心钻研大眼、磨皮、瘦脸等功能,任何一张与他国领导人会面的合影,都没能逃过他灵巧的指尖。
上个月,托卡耶夫莅临莫斯科会见普京,席间二人亲切交谈,少不了留下多张合影。在托卡耶夫发布在社交账号和哈方政府网站的照片中,他的下巴线条紧致,划过数码液化的手术刀,他的瞳孔乌黑,闪耀着一簇 PS 画笔的高光,他的肤色匀净,那是在赞颂伟大的高斯模糊,他的嘴唇娇嫩,似乎藏着颜色叠加的奥妙。就像所有的朋友圈塑料朋友一样,托卡耶夫也没给一边的普京 P 一 P,这个俄罗斯硬汉站在一旁,PS 画笔没糟践过的脸尚且保留着人类皮肤的真实质感。
可惜,托卡耶夫的美颜大计还是略有疏忽,从俄罗斯总统普京、韩国总统文在寅到匈牙利总理维克托?奥尔班,托卡耶夫忘了提醒对方也得给自己 P 图。在别国媒体自己发的图里,托卡耶夫不幸现出原形, Radio Free Europe/Radio Liberty (RFE/RL)  更是收录多张两方媒体图片,残忍对比了一拨 before & after,彻底揭开了这位哈萨克斯坦总统的脸型多变之谜。
与美国大使 William H. Moser 会面 左来自:Kazinform press agency 右来自:托卡耶夫办公室
与普京 左来自:一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摄影师 右来自:托卡耶夫办公室
与韩国总统文在寅 左来自: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(EPA)  右当然还是来自:托卡耶夫办公室
卡西姆的美颜照片似乎无伤大雅,但却严重破坏了新闻图片的真实性原则。 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的副教授 Siwei Lyu 说,一个 Facebook 用户对自己的照片美颜,和新闻机构用经 PS 修饰过的照片,这两者的性质天差地别。出于对影响力和新闻可信度的坚持,大多数新闻机构对 PS 都是零容忍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路透社员工对此评论到:“您可仔细看看托卡耶夫的脸吧,一些部分尚保留着 JPEG 的细节,另一些部分却被抹的干干净净,我天天跟新闻图片打交道,这就是 PS 模糊,没跑。” 据悉,因为同样的原因,本应收录总统照片的 Getty Images 已经删除了两张照骗,并正进一步调查此事。
后记:为获取总统对此事的回应,我们试图通过政府网站上的六位传真号码联系到总统办公室,但却吃惊地发现,政府网站信息,比总统的脸还假 —— 要知道,哈萨克斯坦的传真不算区号,也至少有七位啊。

最近,来自哈佛大学和西北大学(美国的)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用蛋白质分子编码的新方法,将19世纪日本名画《神奈川冲浪里》和信息论之父克劳德?香农(Claude Shannon)的一张照片,都存储了起来。
其实,早在多年以前,科学家就已开发出一种用 DNA 分子精确存储信息的技术。比起电脑硬盘或书本,DNA 分子能让信息免于遭受黑客攻击和自然灾害的摧毁,可惜,生成庞大的 DNA 分子是极其昂贵和费时的,这极大限制了该技术的发展。
布莱恩?卡弗蒂(Brian Cafferty)是来自哈佛大学的化学家,他与西北大学的自动化、质谱分析专家合作,开发出了一种使用小型蛋白质分子编码信息的方法。这种蛋白质分子叫做寡肽,它比 DNA 小得多,可以更快合成,这极大地缩减了劳动力和成本。
虽然这种录入信息的介质是全新的,但信息的编码方式依然使用古典的 8位美国标准码:每组包含0或1的八位数字代表一个字符(可以是数字、字母,对《神奈川冲浪里》来说,则是像素)。在某一位置上,假如蛋白质分子存在,记为1,不存在,则记为0。这串代码会被排列在一个由大量孔洞组成的平板上。在读取代码时,科学家通过质谱仪观察微孔,确认每个位置上的分子存在与否。使用这种方法,最多8个寡肽就可以存储一字节的信息,32个就是4字节,存储精度达99.9%。
布莱恩?卡弗蒂告诉我们,这种方法最适合长期保存那些最重要的信息 —— 比如,人类总不死心地想在灭绝之后留下点儿文明遗迹。按此法,纽约公共图书馆的全部内容可以储存在一茶匙的蛋白质分子中,什么冥王星地下图书馆,都是人类自以为是的悲情,明明一锅蛋白质,就能容纳所有的地球往事。
// 编译:蔡菜,胡琛浩(Arvin Hu)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